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求放过

????“轰隆。”巨响声中,地面剧烈震动,与此同时被那黑男子的拳头轰中的山体上却是出现了一个巨洞。

????“你让我们从洞里钻出去?”黄老外很不情愿地道。

????“钻不钻随便你。”黑男子不想跟他多说废话,纵身就要朝那洞内跳去。

????他擅长控制土石,这个洞一直延伸到了山下,只要头顶的阵法的威力没有深入到地下,那么他就有信心逃走。

????“等出去之后,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小子。”黑男子心中暗暗狠。

????只是就在他跳向洞内时,一道银白的如同是最璀璨的星辰光辉的剑光从九天之上落下的雷霆般直击而下。

????“不,救我,嘭……”那黑男子见状,脸色大变,嘶声吼叫时把隐藏的底牌也瞬间使了出来。

????只见他身上一道土黄色光芒腾起,形成一道厚厚的光幕将其完完全全笼罩在内。

????这光幕乃是由土系灵气凝聚而成,不仅坚固并且厚重,给人一种如同山峦落下,将此人团团围住的感觉。仿若就是天塌下来这光芒都能够稳稳撑住一般。

????“小子,待我出去,必杀你!”黑男子朝着陈风遥遥一指,脸上的杀意强烈到呼之欲出,身形朝着那洞内急落下。

????此时他想要出去可不仅是为了脱离出这阵法的攻击范围,更是要将陈风杀了泄恨,否则难消心头的恨意。

????陈风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却并没生气,只是冷然一笑。

????“轰隆……”剑光冲击在那厚重如山的土黄色光芒上,瞬间就爆出雷鸣般的巨响。

????“这怎么可能?!”黑男子忽然神色大变,原来他以为坚不可摧的土黄色的光芒却在剑光的冲击下如同被洪水冲击的沙暴,以肉眼可见的度崩溃开来。

????这一幕让他彻底的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他嘶声大叫,全力爆,妄图让那土黄色光芒多支撑片刻,等到自己进入洞内便可逃过一劫。

????只是他显然是低估了在北斗七星阵加持下的引星剑上激出来的剑光的威力,所以他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

????“我不想死呀,我好不容易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甘心…啊!嘭……”绝望和恐惧的嚎叫声中,银白色的剑光已经摧枯拉朽般将土黄色光芒轰爆,同时贯穿了这人的身体,将他所有的嘶吼完全斩断。

????血肉飞溅之时,这黑男子在剑光的冲击力下崩散开来,同时余力未竭的剑光也落入了那个大洞内。

????“轰隆。”剑光冲击之下,这个洞口就像是被碾碎的豆腐般,向下坍塌了至少三四十米。

????这意味着就算余下的女子和黄老外完全不可能从这里逃走了,除非他们能够顶着北斗七星阵的轰击向下挖三四十米深。

????“该死的!”黄老外看着同伴四分五裂的尸体,不由得低声骂了一句。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剑光从引星剑上激射而出,朝他斩落下来。

????黄老外见状,连忙闪身避让,脚下一道剑光腾起,竟是也御剑飞上了空中,迅疾无比的避开了这道剑光。

????只是等待他的却是空中更加密集的阵法光芒,交错来往,密集的仿若天罗地网般,朝着他浑身上下就横扫过来。

????“倒是有些门道。”陈风没想到这黄老外竟然还有一把代步的飞剑,不由得一怔。幸亏这家伙被困在阵法内,要不然的话还真的说不定就会被他趁机溜走。

????“嘭嘭嘭嘭嘭……”黄老外避开了剑光,却躲不过阵法光芒,不得已之下只能是靠着三把飞剑硬挡。

????飞剑进攻时固然是挡者披靡,锐不可当,但是用来防御的话就不免有些差强人意了。在阵法光芒的连番攻击下,他很快就露出了后力不济的疲态,甚至连御剑飞行时度都慢了许多。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就算a级强者的真元雄厚,终究也不可能是无穷无尽,而战斗和御剑时对于真元的消耗都十分剧烈,时间一久必然会出现真元难以为继的情况。

????毕竟不是哪个修炼者都能够像陈风这般,可以吸收别人的生命元气来转化为自身的真元,自然也就不会有能够跟陈风相匹敌的持续战斗力。

????正是因为有这个优势,陈风才能以一人之力支撑得住北斗七星阵运转所耗费的真元,否则的话多半早就因为他的真元被其抽吸一空而导致阵法被破了。

????要知道北斗注死旗虽然是他炼化后的法器,使用时的消耗远比没有炼化时少许多,但毕竟不是没有消耗。

????尤其是当七面旗子布下阵法时,就算可以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来抵消掉一部分阵法运转的消耗,可还是离不了主阵之人的真元催动。

????等到战斗之时,承受攻击时,对主阵人的消耗会不断增加,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所以才会在布阵时使用灵石。

????陈风这次没用灵石,那就只能使用自己的真元,要不是有着之前干掉了那么多妖兽以及修炼者得来的生命元气,他肯定早就撑不住了。

????陈风尚且如此,这黄老外就更加不行了。

????而陈风不断攻击实际上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眼见他显露出了疲乏之态,当即趁着阵法光芒将那三把剑冲击的有些摇摇欲坠之时,直接就以灵识催动引星剑再次朝着老外斩落下来。

????“小心!”女子大声提醒,随即爆吼一声。声浪滚滚荡荡,如同凝如实质的滔天巨浪冲击向漫天的阵法光芒。

????两者对碰之下,爆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最先与声波碰触的阵法光芒当场瓦解成了无数细小的光点,而那声浪却依旧朝着从天而降的剑光冲击过去。

????“嘭。”滚滚声浪被剑光直接撕开了一道宽有五六米的豁口。

????不等声浪重新聚拢起来,剑光就长驱直入,那黄老外匆忙御剑飞起,想要避开这一剑,可是却已经晚了。

????锐利的剑光在黄老外的脖子上掠过,大好的头颅便即飞了起来,鲜血狂喷之际,陈风再次收获了万余生命元气。

????不过这一幕却让那女子又惊又怒,瞬间爆,扯着嗓子就疯狂尖叫。

????普通女人的尖叫声都足以让玻璃杯崩碎,更不要说此人还是个擅长声波攻击的修炼者。此时力嘶吼,声浪翻涌,当真是如同山崩海啸一般。

????刹那间这座饱经蹂躏的小山头就如同被一把刮刀给抹了一下似的,瞬息间就再次矮了一两尺,并且最上面的石头都已经彻底崩碎成了粉尘,随风飘舞,让整个山头上如同起了一场猛烈至极的沙尘暴似的。

????“呵,倒是有些心机,死到临头了还想着要逃跑!”陈风忽然间冷笑一声,望了北斗七星阵内一眼,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

????此时阵法内虽然是烟尘滚滚,以肉眼很难看清里面的景象,但是陈风身为a级修炼者,并非只是用肉眼来看东西,像是此时灵识扫视一下,自然是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

????即便没有灵识,陈风作为北斗七星阵的主人,里面的风吹草动也难不过他。

????那女人未必就不明白这些,只是现在生死关头,或是一时忘了,或是本能的忽略掉了,因为这是她所能找到的唯一一线生机了,就算明知有风险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原来就在她歇斯底里似的嘶吼不已时,那狂暴的声波却并没有只是冲击着漫天的阵法光芒,而是径直朝着山头上方那道已经快要彻底合拢的虚空裂缝而去。

????先前那狼妖被杀之前,这虚空裂缝勉强还能让一头狼钻过去。现在却仅仅剩下不足七八厘米而已,除非是鸟儿或者虫子,否则是不可能再钻入其中的。

????显然这女人没打算就此放弃,所以她试图用声波将这虚空裂缝撕扯的更大一些。

????陈风注意到这一切,岂会坐视不理,灵识一动之下四面八方的阵法光芒就猛然间聚拢过来,如同漩涡般极旋转之时又急收紧。

????“嘭嘭嘭嘭。”阵法光芒不但是冲击并碾碎了那女人释放出的声浪,同时也在压榨着她的活动空间,硬生生的将她局限在了一个不断缩小的漩涡之内。

????更让这女人绝望的是她此时的位置距离那和虚空裂缝足有五六十米远。

????换句话说,就算她侥幸重新撕裂开了虚空裂缝,也只能是干看着,因为相隔的五六十米距离对她来说就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我认输,放过我吧!我愿意归顺你,不管你想要知道些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不管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你了,陈风,你放过我吧……”那女人嘶声喊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陈风?!”陈风眉头一皱,冷声问道。

????“只要你放过我,我就……”那女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眉毛一挑,就想要趁机跟跟陈风谈条件。

????只是还没等她来得及高兴,就现周围的阵法光芒竟是加收拢,这让她禁不住绝望的喊道:“住手,我告诉你……”

????“回答错误!”陈风冷冷地道。

????“就算你杀了我,也阻挡不住我们回归的脚步,而你终究会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阵法光芒聚拢到一起时,那女人已经彻底魂飞烟灭,只有一声满是怨毒的咒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